CONTENT

“多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一节课上睡着了,一觉醒来还在初中的教室里。老师的粉笔迎面而来砸到你的脸上,提醒你,上课不要睡觉。你告诉同桌,说做了个好长的梦。同桌骂你白痴,叫你好好听课。你看着窗外的球场,阳光洒在脸上,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还充满希望!

 

这是我们在心里想过无数次的场景还原,也是电影《芳华》最大的主题。

它最大的痛处在于再也回不去了,人间有多少芳华,就有多少遗憾,一个人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就会发现,青春真的是一个人拥有过的最美好的东西。

文工团解散的时候,所有的人哭得稀里哗啦,舞蹈指导老师抱着政委哭着说:“政委,为什么要解散文工团?为什么?

 

这让我想起每次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散伙饭,我明明觉得这样的学习生活无趣又累得要死,盼着它快点结束,可是真的快要结束的时候,又非常舍不得,这里埋葬着我的整个青春啊!

 

 

何小萍穿着病服在月下独舞那一段,是全片最美的片段。

刘峰被人陷害,被开除出文工团,几乎所有人和他划清界限的时候,那是全片最残酷的片段。

刘峰唯一一次释放,就是对林丁丁表白,拥抱了她,这个拥抱让他万劫不复。

何小萍唯一一次释放,是拿了林丁丁的军装去拍照,作为新人的她,永远被室友们钉在耻辱柱上面。

 

《芳华》怀旧美好的画面背后,展现出来的,是无奈、丑陋和血淋淋的现实。

“一个从来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这句话是我在全片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也是把何小萍和刘峰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条线,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善良的人。

刘峰被迫的离开文工团,只有她一个人去送行,临走前赌气似的大声喊,想让所有人都听见:“我明天早上来送你!

 

在那样一个集体主义的时代,文工团的所有人集体背叛了刘峰,而只有何小萍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疏远?因为三观早已不同。

刘峰和何小萍都是那个时代特立独行的人,何小萍早已看穿了文工团所有人的勾心斗角,利己主义,即使给她跳主角的机会,她也不屑与那些人为伍。

后来她从文工团离开,跟随刘峰的脚步去当了一个战地护士,她在病榻前,那个十七岁的士兵问她有没有心上人,她说:“我配不上他(刘峰),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看得我眼泪差点掉下来。

当刘峰和何小萍坐在车站那里的时候,何小萍说,有句话在嘴里含了十几年没说,我在想,她会说什么?

我第一反应是,我喜欢你。

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是喜欢刘峰的,只是一直藏在心里。

而何小萍说的是:能抱抱我吗?

这句话一出来就完全震撼到我了,想来我的格局和严歌苓老师的格局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为什么是能抱抱我吗?

因为这里面包含太多太多含义了,刘峰因为抱了一下林丁丁,毁了他一生,还有他在战场上断了一只胳膊陷入自卑,而这句话是何小萍对刘峰在困境之中伸出的援助之手。

“你抱林丁丁被称耍流氓,能抱抱我吗?”这是她真实的想法,也是她爱的表达,体会一下这其中的微妙,实在太美了。

两个触不可及的人,在那一刻却有着无比接近的灵魂。

 

多年之后,萧穗子成了知名记者,林丁丁嫁给了华侨,陈灿变成了地产商,郝淑雯跟他有了孩子,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刘峰断了一只手之后,变成了一个从事书籍运输的小贩,他的车子还让城管收了,自己没钱交罚款。

刘峰的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自足而充实,他和何小萍相约着一起看望那些在战争中死亡的战友。

电影在最后用萧穗子的角度说:

我是在2016年的春天,孩子的婚礼上,见到了那些失散多年的战友的,不由得感叹,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但是不难看出岁月对每个人的改变,和难掩的失落,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

青春就像是一场盛大的流离失所,在洗尽铅华之后,许多人对人生满是失落,而只有那两个相同的温暖灵魂靠得越来越近。

评论: | NOTHING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