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情长太影响我行走江湖

  163 ℃

CONTENT

我不知道要写什么,只能说如标题一样 儿女情长真的太影响我行走江湖。

反正熬夜到现在基本毫无思路可言了,索性就闭上眼睛想起什么就码什么好了。

 

昨天在哦是前天了,前天在B站看到一个卡林巴琴弹千与千寻里面的Always with me  卡林巴琴——mbira——拇指琴 与其说它是琴倒不如说是一个小玩具,据我所知它一开始是这个样子的

后来才多了类似于吉他那种音箱共振来发声 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既然已经能称作是琴了,它的声音就必然是好听有特点的,而且一定不是低沉且性感的那种。因为是拨片发声所以一定是比较清脆的,参考八音盒的发声原理 它们的声音是相似的。但由于音箱的存在 使得它发出来的声音相比八音盒没有那么生硬刺耳,清脆但饱满 总之挺好听的就对了,有兴趣可以去B站搜一下卡林巴琴。

听到这首千与千寻就必然会想到饭饭,作为可能是她最喜欢的动漫/漫画,在很大程度上能让我把动漫和她联系起来,就像你有个非常喜欢吃糖葫芦的朋友,在路边看到卖糖葫芦的一定会想起他一样。其实我没有看过这部漫画,甚至于电影版也没看过。只知道其中有个无面男一直跟着千寻,直到前天看了部分视频才知道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应该说这并不是无面男与千寻的爱情故事。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有好多好多要说的,但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这么久都没有写下来呢?又让我想起了宇少说的,要是写不下来又害怕遗忘,可以买个录音笔录下来,好像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方法。

 

我很珍惜我能写字时候的灵感,因为好像写文章的感觉越来越淡了。到了大学放弃了那么多年的日记习惯,忘记了很多不太重要却又重要的事,让我回忆起来虽然依然饱满但欠缺细节,回忆是会骗人的,大多数人的青春都是毛衣的反面,有太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线头。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网站置顶那篇文章,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又要录一个这样的电台,我同样不知道。我听到老茂说到想出书,我也想,我曾有始无终地做过这件事,我多么想写一本书描绘我从高四到大学毕业的生活,就像我高中时候说的,我要让别人在我的文字中看到当年我深爱的女生的笑脸,还有闪闪发光的自己。这是梦想,也是信仰。                                                                                 ——伍子蛇

那么就从伍子蛇的《续写那些年》说起吧,今天看完了整个文章,最喜欢的当然是最后的那一个反转。这篇文章写于电影上映之前,结局也与电影里面的不同,它包含了作者而非九把刀的愿望和故事,当然也包含了大多数年轻人的愿望,我的愿望。

说起标题里面的儿女之情,它的确是太影响浪子行走江湖了。在电影里面我们看到一了一个美好的故事,而在原版的小说里故事并不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上一次看那些年的小说已经是高中的时候了,到现在太多的细节已经忘了。回想起来只记得自己也有许多类似的情节故事发生过。面对喜欢的人的那些小情绪,幼稚、胆怯以及那些小悸动,因为对方一个简单的微笑能开心一个星期,也会因一个无心的甚至毫无关系的举动难受好一阵子。总之回忆起来都是美好的,但回忆是会骗人的。

正如上面引用的,大多数人的青春都是毛衣的反面,又太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线头,也正如续写里面柯景腾思考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也思考过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算不上上进,不外向,也不内向。最想问的问题也是“我是一个专一的人吗?”其实我问过,答案是否定的。每次想到这里就不愿意深入下去,好像这样一个自己不被自己所接受。就像柯景腾面对李小华、沈佳宜一样。

我最想问我自己的是,我是一个专一的人么?悲惨地发现不是。李小华,沈佳仪,那时的我同时喜欢着。在你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都会奋不顾身地相助,看到有男生很亲近地与你们在一起,我嘴里也会有酸酸的醋。我记得我做过这样一个梦,我梦到我和她课间在讲台上对额头,我们额头互相顶着,我假装亲她,她躲开了,迎面还有几缕香香的分,这里的她不是李小华也不是沈佳仪。甚至我忘了她是谁……

——《续写那些年》

我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在内心的认知是对待感情应该保持最起码的专一,或许其他们不知道,但自己知道。而这种对自己的不认同感在某一段时间里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前不久有那么一段时间,情绪极其的差,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就在抑郁症的边缘徘徊。也正是那段时间终于有机会直面自己内心最最脆弱的地方。

其实我有个习惯就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会思考自己或者对方做一件事情的原因,用动机这个词或许更加好一点,比如自己经常能察觉到对方细微的情绪波动以及可能的原因,那些别人察觉不到想不到的东西。

于是,我知道了自己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而我认为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就是“自卑”。这也是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给对方足够安全感的原因。

 

从前觉得自己是一个能在好朋友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人,听他们倾述那些低落的情绪,吐槽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怎么越看越像个无怨无悔的备胎?)其实男女都有啦,最开始是我康哥,后来康哥有了女朋友。再后来是老王、梦姐、思兄、涛哥这些哥和辉锅。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在岔路口总会有人踏上自己的路,也总有人会加入。旅途也许会孤单,但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那段时间让我意识到,其实并不是我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陪着他们,而是一直以来自己都需要别人的陪伴。而我的认知告诉我一个好的朋友是不会对方带来负担的,所以才会在感觉康哥的小日子过得挺舒服的时候离开,又有了老王和梦姐,高中又结识了思兄。可以说在我的心里的每一个好朋友都是自己用最真诚的情感换来的,而这种付出其实是一种交换,我曾以为它是不计回报的,其实它非常希望对方能够听懂。自己付出的那些东西正是自己最最希望得到的。

不知不觉已经要五点了,先到这里吧。一开始不知到从何开始,越写越觉得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早该码出来,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回忆。回忆不会骗人但我们的大脑会,它会把事情往主观的方向去修改,也容易受到一些暗示的干扰,甚至记忆会混乱,把其他的事情或是听到的故事拼接起来。

我想人究竟是由什么组成的?后来觉得应该是记忆吧?如果把一个人的记忆覆盖到另一个人的脑子里,被覆盖的人一定认为自己就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如果把两个人的交叉记忆同时修改并覆盖到另外两个人的脑子里,是不是新的两个人也会认为自己以及彼此就是记忆里面人?总之记忆是不靠谱的,有机会一定要把珍贵的记忆以其他方式保存下来。

新的一年,2019。我来了!

评论: | 4 条评论

  • 回复

    不知道写什么却写了这么多,拉仇恨!

  • Din

    回复

    看到开头还以为是穷理的小站,吓一跳

    • 浪子

      回复

      抄袭的开头啦~其实很早就看到这句话,恰好看到穷理时的心情有些触动就搬了一点

      • 回复

        儿女情长啊…我已深陷…我要加油,你也是,加油!